交通部鐵路改建工程局回應 「反對台南鐵路地下化從水文論起」文宣

焦點回應 | 2013-12-11
 近期網路流傳之「反對台南鐵路地下化從水文論起」文宣,指稱本局辦理之「臺南市區鐵路地下化計畫」(簡稱「臺南計畫」)未考慮水文,並以此強力反對鐵路地下化等情,經本局下載並檢視其內容,查有部分未符事實,茲依序說明如下: 

一、竹溪:

(一)本溪流於日治時期亦稱為「月見溪」,因臺南市歷經長年都市化發展,水路已多有變遷,依「臺南市雨水下水道規劃報告」(民國100),竹溪上游之雨水下水道與「臺南計畫」工程範圍有二處橫交點,北側為大同路一段197巷排水箱涵,南側為林森路4孔排水箱涵。 

(二)網路文宣所稱之竹溪舊河道在「臺南計畫」工程範圍現皆以排水箱涵之型式存在,箱涵上方為市區道路,本計畫在規劃及設計階段即已考量現有市區排水系統,地下化隧道配置於排水箱涵下方,故不互相衝突,並於隧道施工時,以臨時切換改道方式維持該等箱涵之排水功能,本局於臺北及高雄地區之鐵路地下化工程亦皆以此方式處理,從未因此造成市區淹水情形。 

(三)綜上說明,該文宣第8頁摘取本局論壇簡報之隧道斷面示意圖,再自行加工塗繪由近地表處至隧道結構過半部分之藍色溪流,並不符現存排水箱涵之實況,且指稱本計畫將切斷竹溪水流、增加預算、造成生態浩劫及影響排水等,皆為無事實根據之說法。 

二、文元溪:
(一)本溪流原為臺灣府城北門外的天然河流,發源於臺南公園中的燕潭,自東向西,可通台江。現在河道之排水功能已被臺南市雨水下水道取代,其中臺南公園範圍為明渠,接續下游均為排水箱涵型式,排水箱涵下游排入柴頭港溪,之後流入鹽水溪。

(二)網路文宣所稱之文元溪由東向西穿越鐵路之兩條支流,現分別為東豐路及小東路下方之排水箱涵,其與「臺南計畫」工程範圍橫交點之處理方式如竹溪第(二)項所述部分,不再贅敘。 

(三)由該文宣第13頁所附小東路地下道淹水照片,可看出地下道近北門路之斜坡並無淹水情形,故研判淹水原因僅係地下道地勢低窪與抽水不及所致,與該處是否為舊河道當無關聯,若再強稱「臺南計畫」工程將使淹水情形更為嚴重,其立論基礎更顯薄弱無力。 

三、德慶溪:

(一)目前德慶溪均已改為排水箱涵,其位置係沿民族路後轉成功路,最終排入臺南運河(非網路文宣所稱之鹽水溪)。因本計畫地下化隧道將由民族路地下道箱涵下方橫交穿越,該箱涵與「臺南計畫」工程範圍橫交點之處理方式亦如竹溪第(二)項所述部分。 

(二)由網路文宣第16頁所稱略以:「德慶溪並沒有消失,而是在柏油路下『繼續流動』,鐵路地下化工程將嚴重影響德慶溪的水文。」乙段觀之,該文宣作者或許不瞭解德慶溪及前述之文元溪現皆已改為排水箱涵,故僅能以「繼續流動」此模糊語詞敘述,惟此舉恐誤導讀者該溪流現以「地下伏流」方式存在,而非排水箱涵;另「臺南計畫」工程對於現有橫交箱涵皆將妥為處理,維持其排水功能。 

(三)該文宣第18頁所附照片應為雙孔排水箱涵之施工情形,若右側箱涵近底部之流水為德慶溪之溪水,則不應將其視為地下水,故與同頁文字所述並無關聯;另本局已委託成功大學進行「明挖覆蓋工程對地下水文及鄰近建物之影響研究」,研析結果顯示本工程連續壁對地下水位之影響,不論是上升量或下降量均遠低於乾濕季之地下水位變化量,即連續壁對地下水所產生的阻隔效應甚微,故不致造成地下水溢流出地面之情形。 

(四)該文宣第20頁所稱之德慶溪支流,正確說法應為四條支流,現皆已改為排水箱涵,分由南、北、東、東南四方向匯集至民族路地下道下方之主箱涵,再向西排入運河,除主箱涵外,其他支流箱涵並未在「臺南計畫」工程範圍內,故文宣稱「後果不堪設想」不知所指為何。 

四、網路文宣第21頁摘取本局網站「臺南車站設計構想示意圖二」,再自行加工轉為藍色背景,並以文字指稱「未來地下化工程將造成台南新站泡在水中」,關於此點可謂杞人憂天,本局辦理鐵路地下化工程迄今剛屆滿30年,已完成四期地下化工程(臺北地區),另施工中計有三項(高雄地區),其中里程最長者為臺北地區,該區係臺灣北部最大流域之淡水河系,包括大漢溪、新店溪及基隆河三大支流,每一支流之流量及流域面積皆數倍於「臺南計畫」工程範圍內所有河川溪流之總合,臺北車站至今僅因納莉颱風而淹水(市區同時大面積淹水),故指稱地下化工程將造成台南新站淹水,是沒有根據的說法。 

五、本計畫因僅處理與鐵路地下化工程橫交段之箱涵改道作業,並維持該等箱涵之排水功能,未涉及各流域相關流量設計及施工等議題,故該文宣將全市區之淹水、地層下陷及海安路地下街等非關本計畫之問題,全數加諸於「臺南計畫」上,既不客觀亦欠公允,鐵路地下化工程若如其形容是洪水猛獸,何以臺北及高雄地區多年來會持續進行逐期之鐵路地下化工程?!此一事實應是鐵路地下化工程對都會區發展具有重大助益之最佳明證。